李泽熹 红星新闻记者 袁伟

到了工业化全球化的近代,人们的审美也更加多元:慷慨悲歌之士,不再是燕赵之地的特产;放诞纤丽之文,不再是吴楚骚人的绝活。中国人的审美也经历了一个波折到回归的过程。